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营销 > 营销教程 > 相公别想逃--微信群大全(0512weixin.com)-经济

相公别想逃--微信群大全(0512weixin.com)-经济

作者:   来源:  热度:45  时间:2018-03-23
原标题:古言小说《相公别想逃》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相公别想逃目录预览:第一章和猪脱不了关系的欢儿尚遥镇是个很大的地方,从镇子东头走到镇子西头,就是一刻不歇着也要走个一

     原标题:古言小说《相公别想逃》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相公别想逃目录预览:第一章和猪脱不了关系的欢儿尚遥镇是个很大的地方,从镇子东头走到镇子西头,就是一刻不歇着也要走个一天一夜。</p>

<p>    推荐尚遥镇也是个很小的地方,清晨城西三号巷子里的欢儿家的小猪一窝下了十二个小猪仔,吃早饭的时候八号巷子里头的王阿婆已经上门来讨杯喜庆的酒喝了。</p>
<p>    欢儿娘将家里前年的陈酿端了一碗出来递给王阿婆,王阿婆闻了闻,顿时喜笑颜开,恭祝这欢儿娘家一下子添了十二只小猪仔的同时顺手把酒接了过来。    寒暄完了小猪仔,王阿婆的酒也喝了大半,人已经有些微醺。</p>
<p>    “王阿婆,您过来玩呀!”王阿婆转过头应了一身,却见欢儿那丫头已经端着一个猪头走远了,她的眼睛微微眯着,脸上露出打量的笑容来。    说起欢儿,那在这城西巷子里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倒不是她这个人多厉害,只是她的出场方式太特别。</p>
<p>    欢儿出生天那天晚上,齐家的猪撒了欢似的叫了半宿,惹得左邻右舍都睡不着,只好陪着齐家媳妇把这个小丫头生了下来,所以欢儿也就得了齐欢儿这个名字。</p>
<p>    “欢儿娘,我说你们家欢儿也不小了,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下终身大事了”原本正看着小猪仔开心的欢儿娘一听王阿婆说起这个,顿时整个人都陷入了愁苦的情绪之中。</p>
<p>    “阿婆,我们家欢儿已经十七了,按理说早就该谈婚论嫁,可是我们家是养猪卖猪肉的,一直忙着,加上欢儿爹一直宝贝她,前几年的时候这个也看不上那个也看不上,拖着拖着就把欢儿拖到了十七岁。    ”“唉,都十七了,再过两年一进二十,哪儿还嫁得出去呀……”俗话说得好,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短,况且是喝了人家这么好的酒,此时看着欢儿娘一脸忧愁的模样,王阿婆只得将手里的宝贝酒放下,执起欢儿娘的手放在手心里头。    “欢儿娘,这种事情你着急怎么不找我呀,我王阿婆的名声你是知道的,你看看城西的好姻缘,有多少都是我撮合的呀,真不是我自夸,在我的手里,就没有成不了的姻缘!”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王阿婆兴奋地忘了北在哪儿,这都没什么,最糟糕的是,她竟将欢儿的性格给忘了,说起话来完全不考虑后果……欢儿娘一听她这话,顿时喜笑颜开的。    “王阿婆,你真能帮我们家欢儿找个婆家”王阿婆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看今儿个就是个好日子,我手头上有个城南的小伙子还不错,他们家是开绸缎庄的,不如就让欢儿去见一面”欢儿娘听完猛地点头,执着王阿婆的手愈发的紧了。    王阿婆回握了她一番,将碗里的一口酒喝完,兴冲冲的跑回家约那绸缎庄的小公子了。</p>
<p>    这边王阿婆一走,欢儿娘也立刻去猪肉铺找欢儿。</p>
<p>    远远就瞧见欢儿爹正在剁猪肉,欢儿在一旁将称好了的猪肉用稻草系好给别人。</p>
<p>    欢儿娘跑上去接过欢儿手里的活。    “欢儿,你别做了。    ”欢儿拧着眉看了她娘一阵。    “娘,你怎么啦这些事平常不是你让我来做的么”欢儿娘一边笑着,手里系稻草的动作丝毫未停。</p>
<p>    “今天不用做啦,你快回家收拾收拾,挑一身漂亮的衣服换上。    ”欢儿的眉头拧的越发的紧了。    心里头涌上来的不好念头还未成形,就直接被她娘的一句话证实了。    〖〗“王阿婆给我说了个不错的小伙子,一会上午的时候你去相相看。    ”“娘亲!我都说了……”欢儿那一句不想去相亲的话还没说出口,她娘已经用一个恶狠狠的眼神阻止了她。    “你是要气死你阿娘是不是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找婆家就算了,现在有人给你找你还不愿意要,你是不是不想嫁人了,你想要气死你阿娘呀!”欢儿娘的声音拔高了些,惹得肉摊子前头买肉的乡里乡亲们都一个个的朝里头看着。</p>
<p>    欢儿面上一红,低着头压低了声音冲她娘说道:“娘,你干什么呀被别人听见了多丢人了。</p>
<p>    ”“你还知道丢人啊,你十七岁了还没嫁出去,我这个做娘亲的才丢人,乡亲们背地里头不知道怎么说我呢!”欢儿娘越说越激动,欢儿怕她再同她说下去会弄得这条街都过来看笑话了,只好拧着眉头扯了扯她娘的袖子。    “唉呀,十七又怎么啦,好饭不怕晚!”“你,你这个顽皮的孩子,你是要把娘气死啊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我不活了……我,给我一块砖!我死给你看……”说着,欢儿娘就开始满地找板砖,找了几圈没找到,却在墙角发现一截猪骨头。    她拿起骨头就敲自己的头。    版权http:///“敲死你,敲死你,闺女都嫁不出去,还活着干嘛……”“好好好。</p>
<p>    我去还不行吗!”见欢儿答应,欢儿娘立刻就换上了一副笑脸。</p>
<p>    手里的猪骨头也扔了。</p>
<p>    “王阿婆约在城南的闵菊堂里,你打扮好了就过去,可不能叫人家等久了。    ”欢儿点了点头,瞅了瞅自己身上水红色的小衫子,又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下她现在这张白净的脸蛋,觉得确实很有必要回去好好的打扮一番才是!第二章不爱红妆爱丑颜眼瞅着已经到了中午,欢儿看了一眼对面的闵菊堂,终身一跃从树上跳了下来,末了还很豪气的拍了拍粘在自己身上的灰尘。    才走进闵菊堂,欢儿就迎面撞上了一个男人,她拧着眉头后退了两步,脸上的神色不太好看。</p>
<p>    因为一抬头,就看见了对面那个人腰间配的玉饰。</p>
<p>    白玉雕的凤凰纹。</p>
<p>    “你走路有没有长眼睛呀!”“对不起对不起啊,我赶时间。</p>
<p>    ”欢儿抬起头,抹了炭的脸蛋黑的像是从煤灰里头捞出来,此时龇牙咧嘴的赔笑脸,那一口黄牙更是让人觉得恶心。</p>
<p>    对面的那个男人皱着眉头厌恶的退开了一步,似乎是觉得多看一眼面前的丑女人都觉得晦气得很,所以他转身就打算走人。    “诶,等等!”欢儿伸出手拦着了那公子的去路,目光落在他腰间的配饰上头。</p>
<p>    “你是不是绸缎庄的路公子”那男人被拦住去路原本就心情很差,现在这个丑女人还要和他说话,他简直是唯一一点耐心都给磨没了。</p>
<p>    “是啊!有事吗没事就让开,我有要事在身。    ”欢儿嘻嘻哈哈的把手收回来,一双黑爪子在腰间掏了好半天,终于掏出个小荷包来,那荷包倒是和她这个丑样不太相称,上头绣着精致的小鱼儿。</p>
<p>    欢儿将荷包打开,从里头拿出一把小木梳来。</p>
<p>    “路公子,我是齐欢儿呀。</p>
<p>    ”路少爷看了看那枚木梳子,又抬头看了看面前那个笑的让人很反胃的脸,终于忍不住转身蹲在地上干呕起来。</p>
<p>    “路公子,你没事吧”欢儿说着就假装要上来拍他的背,那路少爷一看欢儿要过来,吓得猛地往后退去,一边摆手一边说道:“齐姑娘留步,留步,路某还有事,劳烦齐姑娘同王阿婆说一声,路某已经心有所属了,日后不必再为在下张罗婚姻之事。    ”欢儿看他连滚带爬的退出了好远,然后还生怕她追过去似的站起来转身就跑走了。</p>
<p>    “路公子,路公子”欢儿站在那里喊了两声,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p>
<p>    “哈哈哈哈”店里的客人都被这银铃般的笑声吸引,纷纷转头看向欢儿,但是看见那样一张丑脸,又不禁惋惜的摇着头。</p>
<p>    欢儿也不顾大家的目光,只端直了身子从闵菊堂走出去。</p>
<p>    这世间的男子,大多是爱好女人一副好皮囊,她不过是扮的丑了点,就把那个男的吓跑了,这样的男子,又怎么能做她的夫君呢。    在这尚遥镇里头,能做她夫君的人,恐怕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吧。</p>
<p>    吓走了相亲对象,回去的路上欢儿一直很开心,蹦跶哒的走着,完全没有顾忌路人看她的眼光。    其实欢儿长得算是好看的,虽比不过那些容貌倾城的女子,但是却因为从小生在这与世隔绝的桃花源一般的尚遥镇上,让她少了许多世俗气息,尤其是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仿佛一下子就能让人感觉到光明。</p>
<p>    路边的喜鹊唧唧喳喳的叫了一阵,然后三三两两的朝着河畔飞去。    被这欢快的声音吸引,欢儿心里琢磨着既然是她娘让她出来相亲,难得是个可以光明正大偷懒的好机会,回去太早反而容易挨骂,不如去玩玩再回家!尚遥镇四面环山,面积很大,要说有什么是整个尚遥镇共同拥有的联系,那就要算眼前的这条围绕着整个镇子的河了。</p>
<p>    欢儿出生在城西的巷子里,往前十多年走的最远的地方就算是城南的集市了,她见过的都是尚遥镇里头最最朴实的一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日子也算是过得去,但是却绝对称不上富贵。    小时候也常常听说尚遥镇的东边,那可是整个尚遥镇最繁华的地方,夜夜都有五彩的花灯亮着,笙歌不断。    循着几只小喜鹊的步子走着,喜鹊飞得快了她就小跑几步,实在跟不上了她也会停下来,奇怪的是每次她停下来的时候,那些喜鹊也会停下来等她,就好像是一步一步带着她走一样。    欢儿觉得奇怪,跟着跟着就连时间和方向都忘了,等那几只小喜鹊落在一棵需要三人环抱的大榕树上,她才回过神来,原来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跟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但也不算慌张,因为面前的这棵榕树她听说过,这可是尚遥镇贫富的分割点,过了这棵大榕树,就是镇子东边了。</p>
<p>    欢儿停下了步伐,在喜鹊的叫声中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未见到什么繁华的景象,倒是有很多的树木,种的很有规律,排在一起煞是好看。</p>
<p>    她想走的更远一些,看看这镇子东边到底有什么样的繁华,可步子还没来得及迈开,就听着身后的水中有人呼救的声音。</p>
<p>    “救命啊,救……救命!”第三章英雄不留名欢儿的思绪还没缓过来,身体已经本能的跳下了水,朝着那个水中呼救的身影游过去。</p>
<p>    那人似乎完全不识水性,欢儿过去将他一把拽起来的时候他只顾着拉扯欢儿,男女在力气方面本来就相差极大,此时在水中被这个急于求生的男子死命的拽着,欢儿原本一身好水性也被拉扯的有些牵强。</p>
<p>    在悬殊的力量面前,欢儿被拉扯的喝了一口水,她终于忍不住开口。</p>
<p>    “你别拽着我呀,我拖着你,很快就能上去的,你放松点,不然我们两今天都要死在这里啦!”欢儿没有听到回答,也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有没有听到她的话,只是那人手上拉扯的动作松了,任由欢儿将他的脑袋托起来放在水面上,只是因为太紧张,一双手还是在水里揪着欢儿的衣服。    沾了水格外重一些,欢儿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那人拉上来,她把他丢在岸上平躺着,自己也精疲力尽的倒在了一旁。    “喂,你醒醒,没事吧”没有人回答她,欢儿只好勉强撑着坐起来,用手轻轻拍了拍那男子的脸。</p>
<p>    “喂,你醒醒啊!你又没呛几口水,别晕了。</p>
<p>    ”似乎是这句话起了作用,一直昏迷的男子居然真的睁开了眼睛。    欢儿凝着一双大眼瞅着他,她的长头发全都湿了,此刻有几缕落在男人的脸上,还湿哒哒的滴着水。</p>
<p>    “啊!鬼呀!”欢儿眼瞅着那男人醒了,睫毛颤了几颤就睁开了眼,可一看见她就尖叫着一声又晕过去了,这次似乎晕的很是彻底,欢儿给足了劲的在他脸蛋上扇了一个耳光,他都完全没有醒过来的意思。</p>
<p>    天色渐渐暗下来,欢儿觉得自己应该回家了,再不走,就赶不上饭点了,可她抬脚踹了踹身侧的人,完全还是睡得不省人事的样子。    “喂,你在不起来,我可就要回家啦,你也起来回家睡觉吧,这里很危险的,这么多树木,也不知道晚上会不会有野兽什么的,你躺在这里很容易被它们吃掉的!”“我听巷子里说书的爷爷说,咱们这尚遥镇是有狼的,那些狼白天都在休息,只有晚上才会出来,它们的眼睛在黑暗中会发出绿幽幽的光,即便在漆黑的夜空下也能看见人,尤其是像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它们一定会很喜欢吃的。    ”欢儿原本是想吓一吓他,将他吓醒了自己好回家,可是说着说着不禁想起那些画面来,晚风一吹,合着还没干透的衣裳,她忍不住抱着手臂打了个寒蝉。</p>
<p>    显然这个故事并没有吓醒那个昏迷的人,倒是把她吓得不轻。    欢儿站起来蹦跶了几下,身体逐渐有了些许暖意,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却久久散不去。    惦记着娘亲,欢儿十分想回家,走出去几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p>
<p>    然后她便折回来,又讲一个吓人的故事。</p>
<p>    可还是不凑效。    就这样,三十六计用了一个遍,眼瞅着夕阳就快要落下地平线了,这人还是把眼睛闭得死死的,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p>
<p>    欢儿越发无奈,就思索着要不要把他捆起来拖回家去。    这时,突然看见一群人朝着这边走过来。    “少爷,少爷,少爷你在哪里呀”那群人是朝着她们这个方向过来的,欢儿低头瞧了瞧地上的人,觉得总算是有人替她的班了。    “少爷,少爷!”那群人走近了,欢儿还没来得及招呼他们帮忙把这个人弄走,就见着领头的一个男子腾地一下从人群中跑过来跪在她的脚边,而他的手里执着的,正是自己救上来的那个男子的手。</p>
<p>    少爷这么说他们认识了,欢儿笑起来。    “你们认识这个人吗”跪在一旁的程昱这才发现少爷身边还站着个女子,披头散发的,模样很是恐怖。    “你们认识吧”久久没有等到回答,欢儿又开口问了一句。</p>
<p>    程昱懵懂懂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我之前从这里经过的时候听见他在水里呼救,把他拖上来他就晕过去了,不过没有什么大碍,你们把他带回家吧,我走啦。    ”程昱愣在那里好半天,直到欢儿走出了一大段的距离,他才消化掉刚刚那个丑女人说的话。    他们家少爷落水了,而那个丑女人,是少爷的救命恩人。</p>
<p>    “诶!这位小姐,留步!”看着越来越暗的天色,欢儿有些不情不愿的回过头。</p>
<p>    “还有什么事情吗”程昱向前走了两步,但看了看那女子的脸,终于还是停在了那里。</p>
<p>    “今天多谢小姐搭救我家公子,还请小姐留个姓名住处,好让我们家老爷答谢小姐的恩情。    ”欢儿微笑着摆了摆手,她想起莫柏和她说过的一句话,倒是很应现在的这番景象,于是豪气的冲着问话的男人说道:“不必答谢了,本姑娘行侠仗义从来不留姓名!第四章心中的小少年欢儿那天最终还是没能赶上家里的晚饭,她虽是一路跑回去,可推开家门的时候,她爹娘已经收拾了碗筷坐在院子里头等她了。</p>
<p>    “齐欢儿,你给我过来!”欢儿看了一眼她那沉默的阿爹,又看了看火冒三丈的阿娘,觉得今日这一顿打是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了。    她有些懊恼,那个路少爷告状还真是快!抬手将自己脸上的污渍尽数蹭在灰布衣上,小跑着到她娘亲面前跪下了。</p>
<p>    “齐欢儿,你倒是长本事了啊,我就说怎么每次给你找的人最后都对你不满意,原来你就是这样打扮了过去见人家的!”她娘正在气头上,欢儿根本就不敢搭话,只敢低着头听训。</p>
<p>    “要不是今日路公子被吓得再也不敢找王阿婆做媒,我和你爹还真不知道你居然就是这样应付相亲的,齐欢儿,你是不是想一辈子都在家里当个老姑娘呀!”欢儿不说话,她娘亲有气没处撒,顺手拿了边上的鸡毛掸子,手抬得高高的,落到欢儿屁股上的力道却不重。</p>
<p>    “行啦,你打她有什么用!”鸡毛掸子落在欢儿身上,不疼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阿爹却当真了,瞅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挨了打,终于忍不住开口。    “不打不打!就是你心疼你女儿,以前别人来提亲的时候这个也不行那个也不好,现在把你闺女等成了老姑娘,你心里舒坦了”欢儿爹原本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欢儿娘无处可撒的脾气终于找到了爆发点,揪着她爹说个不停。</p>
<p>    “你就这么惯着她吧,她今年十七,明年十八,后年十九,我倒要看看你能把她惯到什么时候!”“你整天在外头卖猪肉你还不知道左邻右舍的怎么说咱们家欢儿你还不知道吗!”欢儿爹也终于被激怒,抬手拍了一下桌子。</p>
<p>    “你管别人怎么说,我闺女,我乐意养她一辈子!”“你养她一辈子也要你有那么长的命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难不成要咱们女儿孤老一生”一旁跪着的欢儿看了看现场气氛,觉得今日的挨打应该到此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她阿爹阿娘之间的家庭战争了,她委实没什么留下来的必要。</p>
<p>    于是趁着她爹娘争吵无暇顾及她的空档,悄悄的起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洗了个热水澡,将还没干透的衣服换掉,穿上舒服的中衣躺倒床上,欢儿的脸上不禁露出惬意的微笑来。    许是今天只吃了早上的一顿饭,此时的欢儿躺在床上饿的有些睡不着,外头她爹娘的声音已经渐渐小了,想必是吵累了也要回去睡觉了。</p>
<p>    欢儿翻了个身,伸出手将窗户开了一点,让银白色的月光洒进屋子,落在她的被子上。    “欢儿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她自言自语的轻声说着,末了又想起那些小孩子这么说她时被她一个眼神吓得跑到跌倒,不免有些失笑。</p>
<p>    将目光投向窗外,夜幕下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像是能穿过层层围墙,看见巷子最里头的那一间小平房。</p>
<p>    这个时候,那里肯定还亮着灯,莫柏会穿着一身水洗的发白的粗布衫子坐在灯前,在昏黄的灯火中,读着那些她根本看不懂的书。</p>
<p>    莫柏,莫柏,莫柏。</p>
<p>    从小到大,只有那个人同她说过,欢儿,你长得真好看,以后你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我,好吗欢儿是个老姑娘,但是她其实也还不太懂得情爱之事,她觉得自己想要嫁给莫柏,但是却并不太清楚自己是否是真的喜欢莫柏,她也不知道她在坚持什么,或许这就是饿时一口念一生吧。    在欢儿眼里,莫柏和尚遥镇城西巷子里其他的人都不一样,他总是穿的很干净,自己一个人住,房间却收拾的一丝不苟,像极了他的人。    他喜欢读书,平常大部分时间再在屋里看书,所以比起菜市场里那些同龄人,他显得瘦小苍白,可欢儿就喜欢他那个样子,喜欢他满身的书香气。    欢儿没读过书,自然也不太明白什么是书香气,但是对莫柏那种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让她清楚自己想要什么。</p>
<p>    夫君是今后要相处一辈子的人,怎么能随随便便相个亲就行了呢!她要嫁的人,绝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路家少爷,也不会是像下午她救起来的那位被她吓晕毫无骨气的公子!欢儿撑着脑袋想了许久,终于被涌上来的困意击败,安稳的睡在了月光的银辉中。    】收录,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公众号→搜索()或者(),关注后回复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登录

使用微信帐号直接登录,无需注册